新浪吉林 体娱

贾一平:为《上阳赋》减重12斤 被“休”那场戏拍到失声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电视剧《上阳赋》正在热播,这是章子怡的首部电视剧作品,剧中也云集了很多优秀的演员。但年轻观众可能并不知道,饰演王儇哥哥王夙的演员贾一平,当年也算得上是影视行业里的“顶流”男演员。

2001年,贾一平从中戏毕业后,便拿到了华表最佳新人奖。接下来的几年,他主演的电视剧《乾隆王朝》《坐庄》《中国式离婚》《错爱一生》几乎都是收视冠军。

那几年,贾一平膨胀过,也有身不由己、被资本推着往前走的时候。而随着资本的退潮,贾一平深知自己最看重的还是创作本身,这几年,如果没有打动他的剧本,宁愿不演,“不演不错,演不好反而丢人。”

《上阳赋》——

和章子怡是同学,做了四年“邻居”

贾一平和章子怡是中戏同学,一个是97级表演系的,一个是96级的。章子怡之前是舞蹈专业的考生,虽然比贾一平大了一级,但岁数却比他小一点儿,一直叫他“老贾”。

那个年代,中戏的学生并不多,大一到大四,表演系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七八十人。因为人少,住宿都不分男女区,到后来才分成了男生一层,女生一层。都住在一个宿舍楼里,当了四年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自然没得说。

后来,章子怡成了“国际章”,贾一平也在国内的影视剧行业占领了一席地位,两人虽然一直没有合作过,发展路线也不同,但对彼此业务能力的肯定和专业上的默契一直都在。

2018年,章子怡正在筹备自己的电视剧首秀《上阳赋》,彼时贾一平主演的话剧《北京法源寺》正在巡演。看完演出,章子怡向贾一平递出了橄榄枝,希望他来出演剧中的哥哥王夙。

原著贾一平看过一些,但并没有看全,“我不需要先入为主,我觉得剧和小说肯定不是一码事儿。”在他看来,其饰演的王夙虽然生在氏族大家,但却是个没有权力欲望的人,甚至厌恶争权夺利,他心里很干净,注重亲情。戏份不是特别多,只算是个穿针引线式的人物,“我需要做的是把这个人物展现出来就可以了,并不想诠释对他理解之外的东西,演多了,就变味儿了,每个人物都应该有自己的定位。”

为显年轻减重12斤,回应演员年龄大

虽然剧情并没有强调王夙出场时的年纪,但贾一平为了演好年轻状态时的戏份,还是下了很大的工夫,半个月从138斤减到了126斤,“我是希望自己能瘦一点儿,这样人会显得精神些。”

《上阳赋》中,章子怡饰演的女主角王儇,要从15岁及笄之礼开始演起,剧中其他同辈角色的演员们也同样要挑战从年轻到成年的成长过程。刚开播时,中年演员集体出演角色青年时期的话题曾引发观众讨论。

贾一平说,其实在创作过程中,真没考虑这么多,他比章子怡大,演她的哥哥肯定没问题,赵雅芝演他们的母亲也没有问题,“只是于和伟比较年轻,他和我是同龄人,却要演我们的父亲,和赵雅芝演夫妻,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很困难的。”

但是作为影视行业的创作者,贾一平觉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种体量的电视剧,男女主角的重头戏都是从年轻时就开始了,无法起用15岁的年轻演员去演这么复杂的角色,“像《康熙王朝》这样的作品,只要换一个小演员就可以,但这部戏不行,要换全都换,那就成儿童剧了,两层皮。”

不过,贾一平觉得其实也有一些手法可以解决,比如从剧本上弱化“及笄之礼”的概念,“我觉得编剧也是想尽可能地尊重原著,所以希望大家能理解。”

[片场内外]

举刀对峙二皇子,结果失了声

拍摄现场,几乎每一场对手戏,贾一平和章子怡在排练时都会加一些即兴的东西,“这么多年,默契还在,我们能很快知道对方要什么。”。

贾一平饰演的王夙有场重头戏——二皇子子律发动宫变,把王夙、王儇兄妹押到皇宫的广场上,迎娶王夙的世子妃桓宓,并要把王夙“休”掉。对于这样一场线索非常多的群戏,贾一平觉得自己处于一个矛盾的中心,二皇子要夺他的妻子,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冲突,“于是我跟导演说,想加场我拿着刀直接冲上去的戏。”

章子怡在拍这场戏之前出了个小意外,胳膊脱臼了。拍摄时,她的胳膊还没有完全康复,动不了,拍到贾一平拿着刀冲上去的时候,按照剧情需要,章子怡作为妹妹应该前去阻拦,贾一平本能地一挥手,正好碰到章子怡受伤的那只胳膊。因为机器一直跟着,还得继续演,贾一平恍了神,台词没喊出来,声带还抻了一下,“当时就失声了,我拍了这么多年戏,从没碰到过失声,剧组赶紧给我找来中医做针灸。”

事业巅峰期,有过膨胀也曾身不由己

2001年,贾一平从中戏毕业后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同年凭借电影《无声的河》获得了第七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新人奖。从2002年开始,他先后主演了电视剧《乾隆王朝》、描写股市黑幕的电视剧《坐庄》、电视剧《中国式离婚》及《错爱一生》。

回想当年几部热播作品,贾一平说,那会儿的收视率放在现在都是天文数字,“现在收视率破1都很厉害了,以前那些电视剧,随便就7点多、8点多,甚至十几。那会儿没那么多娱乐途径,一到晚上八点档,大家都回家看电视去了。”

而随着一部部高收视率作品的播出,贾一平也曾膨胀过。“不夸张地说,那个时候市面上所有的剧本我都看过,都会先找我。我也是太自信了,倒不会对别人发脾气、耍大牌,但会特别挑剔,觉得这一部戏有我就算是行了。”

2010年前后,资本和热钱开始涌入影视行业,也将当时的贾一平推上了风口浪尖。三年后,拉到投资的贾一平开了影视传媒公司,自己筹拍电视剧。“那几年把我给累得,给我下的指标,40集的电视剧,一年拍三部,要管剧本,还得演,有的还要做制作人,管剪辑,反正就是方方面面都要管。”

当很多因素推动着他往前走时,贾一平发现这些和自己想象得完全不一样,但醒悟过来时,整个公司的员工还有背后的投资人都在指望着他,责任让他必须坚持下去。“身不由己”,是彼时的他唯一的感觉。

而最痛苦的是,贾一平是一个有情怀、有要求的人,“我这个人,做出来的东西不好,真过不去,会去较真,自己的精力又跟不上。”

不演不出错,演了没演好才是真丢人

当资本的热潮退去后,贾一平决定还是回归演戏本身。但身边的大环境早已一片狼藉。这几年,他的作品不多,“其实我一直都在拍戏,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很多都没播出。”

经历过曾经的种种,贾一平觉得拍戏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原则,能打动自己的就拍,遇不到也不强求,“不演不出错,演了没演好才叫丢人,其实最好的状态就是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很幸运,至今为止,还没有遇到过不专业的剧组。”

“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手艺人。”贾一平把这个行业里的人归结为三种价值,首先是商业价值,指这个人具有撼动资本的能力。还有一种是娱乐价值,“有话题,不一定有什么作品,但是总能让人聚焦在他/她的身上,通常也没什么好事,这就是娱乐价值。”他把自己归类为第三种——艺术价值,“我认为我还有点儿艺术价值,比如你找我演一部戏,对我有信心,我可以完成你想要的样子,如果有可能,还会比你想象得更好。”

虽然已近不惑之年,但在贾一平看来演员的艺术人生才刚刚开始,从世界范围看,一个好演员,真正出好作品应该是在50岁之后,“比如马龙·白兰度,《教父》,那都是封神之作。包括阿尔·帕西诺、田中裕子,国内的焦晃、于是之、胡庆树老师等等。”

真正见功力和艺术造诣的角色,不可能太年轻。“这跟一个人的自身修养、人生阅历都有关系。”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艺人供图)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