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吉林 资讯

谢欣:我的舞蹈从我的身体里长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新一季《舞蹈风暴》开播,第一期里谢欣跳完那支《流痕》,就毫无争议地成为全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舞者。

新一季《舞蹈风暴》开播,第一期里谢欣跳完那支《流痕》,就毫无争议地成为全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舞者。

短得露出青色头皮的圆寸,面庞瘦削,不笑的时候一脸冷峻之意,穿着皮夹克,踩着马丁靴。谢欣的“范儿”,像个特飒的摇滚歌手。

不熟悉她的人,很难把她和台上那个将东方美学圆融地浸入作品的舞者联系在一起。舞台光影中的她,舞姿有幽玄之美。

节目组的一句话,打动了她

谢欣曾先后工作于广东现代舞团、上海金星舞蹈团、北京陶身体剧场、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等国内知名现代舞团, 随后她创办了谢欣舞蹈剧场,编导表演的作品,获得国内外多个重量级奖项,成为了国内青年舞蹈家中的翘楚。

《舞蹈风暴》第一季就邀请过她,谢欣没来。第二季节目组继续邀请,谢欣被一句话打动。“说是他们当时在讨论,中国还有哪些跳舞是‘身心同时出发’的代表舞者,他们很多人说:谢欣。我还挺感动的。”

谢欣自己也没想到,初次登上综艺舞台,她的舞蹈能收到如此多的认可,许多人在节目官微和她的微博下留言,讲自己看完的体会,讲自己感受到的美。“我没想到,一个非常非常安静的作品,大家有那么多的感受分享给我。”谢欣坦承,她现在还在调试和电视观众之间的沟通方式。“我和剧场的观众,其实是非常熟悉的,但来到节目以后,我也会一直想,我的身体语言,要怎么样才能更好的传达给电视观众。”

在她的观察中,电视观众更容易被直接有力的东西打动,“所以表达上可能需要一些视觉形式的帮助,让大家欣赏舞蹈美感的同时,又能在视觉上被震撼。”然而,具象的故事和角色的表达,在谢欣的作品里其实是不常出现的。在给自己的舞团,或者国外舞团排练的时候,谢欣通常不会有脚本,让作品具备更宽广的想象力,“但来到这里,我是愿意打开自己,去做更多尝试的。”

谢欣说,“我觉得没有所谓的坚固的自我,只有在不同环境下不断成长和得到启发的自我。所以我愿意打开自己,为节目和观众去调整我的方式,也许当更多观众从我的作品里找到了情感的联结,他们也会开始关注现代舞。”

出了名的“疯”

即使在“拼命努力”是常态的顶尖舞者中,谢欣也是出了名的“疯”。直到怀孕八个多月,谢欣一直没有离开舞台,参演好友黎星的舞剧《大饭店》,和所有舞者一起在台上闪转腾挪,所有人看着她的大肚子,都倒吸一口冷气。生完孩子两周,她回到了剧场排练,短短几个月时间,恢复了八块腹肌,肌肉线条之清晰利落,连一些健美运动员都难以企及,状态比怀孕前更佳。

“我的肌肉不是一天、一个月、一年的练习。”差不多十六年来,谢欣坚持每天练舞之外的两小时肌肉训练,她在学生时代意识到锻炼肌肉的重要性,因为这关系到舞者身体爆发力和体能。“当你想去完成一些动作的时候,它可以真正地支持到你。”因为持之以恒的锻炼,今年35岁的谢欣,对身体的控制力,处于巅峰状态。

“舞者既需要心灵的滋养,也需要生活的体会,但同时又需要身体机能的支持。每天花两小时做肌肉训练,已经变成我生活的常态,如果我很长时间没有做这件事,我会觉得我没有充电。如果没有充电,我会怀疑,是我自己的惰性已经战胜了想要突破的好奇心。”

“只有想要不断突破的成长感,在催促着我去做自律的事情时,我才觉得我和别人有一点点不一样。”这种日复一日的坚持,是时间累积的从量变到质变。“只有时间到了一个长度,它才会产生一些变化,这是长年累月的‘行动’带来的、真正刻在身体上的痕迹。如果你十六年都在坚持和自己的身体较量、对话,你会发现你是可以‘降伏’它的。”

在编舞界,女编舞因为身体机能也好,因为家庭生活也好,往往会比男性同行,面对更多的困难和局限,顶尖的女编舞难得。当年谢欣从金星舞团辞职的时候,金星就曾对她说:“其实我从没对哪个女孩说过这话,但是我今天要告诉你,你未来会是一个非常棒的编舞。”这句话让谢欣颇受鼓舞。她坚信女性有着独特的生命体验和感知能力,这些能让她们的舞蹈独一无二。“女编舞有很多生命的领悟,可以让作品更有打动人的那股力量。我总觉得女人的能量是无穷尽的。”

问谢欣,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定,自己是一定要跳舞的?谢欣的回答让人难忘:“在你要失去它的时候,在面对其他的选择、也许不能再跳舞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一件。”

【对话】

学会运用身体的“虚弱”

澎湃新闻:你有说到过身体是舞者的“工具”,是创作的“材料”。在生活中,你去锤炼它,在心态上,你是怎么感知和看待身体的?尤其在生了孩子之后,对于自己身体的看法和感知,有发生变化吗?

谢欣:生完孩子后,我确实经历了大概几个月的时间,身体一直都是不适应的。而且我在怀孕的时候,还一直保持运动和演出,如果我都会有这种感受的话,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女舞者在生完孩子以后,选择离开的原因,因为身体确实会有机能上的变化。但是我也特别感恩,感恩能有一次机会重新去面对自己的身体。你会发现,你曾经做到一件事情可能要花五六年,但重建的过程不一样,你做一天,就能得到大于一天的成果,因为身体的记忆还在。我现在的身体状态,我觉得其实比我怀孕前更好了。

包括肌肉,包括做一些动作,重新面对它们的时候,我会产生新体会,那个体会一定是之前做同样的训练没得到过的。因为以前会麻痹,你习惯了自己“好用”的身体了,你觉得:诶,我本来就是这样子啊。当你真的经历了一个怀疑自己的阶段,一天天地重新面对它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长出来的是:我好像懂得了要怎样用我的“虚弱”,我好像感受到了,其实身体有更深的“源头”。你的身体在动的时候,不只是手脚在动,而是能感觉到有一个真正驱动你的地方。你做一个呼吸的时候,能感觉到呼吸连接了一条线,通向更深的地方。我觉得这也是我这次做《流痕》这个作品的原因,这次真的让我体会到一种新的力量从身体里迸发出来。

澎湃新闻:你常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很多健身、训练的方法给大家。在你看来,对于不是舞者的普通人,去感知、控制和训练自己的身体,它的意义是哪里?为什么它可能是一件必要的事情?

谢欣:我们与我们身体是如影随形的,其实它经常会发出信号,只是看我们有没有感知力和时间去倾听它。比如当你失望的时候,你的身体会自然的下垂;当你见到爱人的时候,你的身体会不自觉表现出想靠近对方的趋势。可能在任何情绪状态下,你的身体都会有信号过来。当你在感知和训练你的身体时,身体也会分泌多巴胺。你感受到了什么,未必能用语言形容出来。因为语言有时候非常具象,但身体给你的东西,像一根神经直接打到你的大脑和心脏,会让你突然有一种身心相通感,我觉得这应该算是一种愉悦感。

女编舞师的困难,不是拿来说的借口

澎湃新闻:之前我看一个采访,金星当年说你是她见过的,少有的能在编舞上取得很好成就的女孩,是不是在现代舞编舞界,女孩子表现是不如男生出众的?你觉得是为什么?

谢欣:这应该是一个国际话题吧,首先在整个国际上,男编舞在一定程度上,他的力量感,他的被信任度,普遍比女性高。女性通常要经历生育的过程,当她成为一个年轻的编舞师时,通常不太被信任,因为她可能要面对家庭,面对生孩子,她会被很多事情打扰到。

我的一些制作人朋友,还有艺术节的一些总监,他们就会告诉我,谢欣,你一定要继续下去。这个“继续”,是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一个非常成熟的女编舞师,她带来的不止于舞蹈作品。女性普遍有更厚的生命感悟,有更敏锐的感知。有时候他们会给我举例,现代舞历史中几个重要里程碑上,留下的是女性的名字,像邓肯也好,或者是说皮娜·鲍什等等,很多都是女编舞,她们带来了一些难以用语言简单形容,但又改变了时代的东西。

女编舞师会比男编舞师有更多的困难和局限,但这并不是值得拿来说的借口。因为女编舞也有很多生命的领悟,可以让作品更有打动人的那股力量。我总觉得女人的能量是无穷尽的。

澎湃新闻:像你刚也说到,女性编舞可能会遇到一些挫折或者瓶颈,在你的创作过程中有面临过这些吗?你是怎么去做的?

谢欣:我今年35岁,我的大作品大概有八部到十部,小作品大概有十几部。我不是一个拿舞蹈教材来编舞的人,我是用我最珍贵的素材——身体,来记录我每个阶段最真诚、最打动我的感受的,那些感受是从我身体里长出来的,是我真正经历以后感受到的,并且用我非常个人的角度,组成我自己的逻辑,然后来组织身体这个素材。所以我编舞的“原因”,和我未来永远坚持这么做的理由是:我要听见我内在的声音,听见我自己的直觉。我觉得这个声音永远在变化,我永远要去找。只有感受到它,我的那部作品,对我当时所处的那个阶段,才是有意义的。

而在这个声音完全出现之前,我都会感觉像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因为不知道答案在哪里,所以只能带着最初的“原因”,一次次去试,去行动。但你只要做对了一步,你就会听见这一步带给你一个新的指引,告诉你下一步该做什么。这样子不断累积,到有一天你发现这个作品,就形成了它现在的面貌。我觉得那个突破是在于,你一直在寻找成长感,一直在最困难的过程中,仍不断去行动和尝试。

澎湃新闻:你一直有在说“成长感”这个词。

谢欣:成长感就是你不断地需要去突破。人家都说,第一部作品好做,因为你还不知道你是谁,当你做了三部、四部以后,你就会看到:原来我有惯性,原来我有局限,原来我是我。但你要往下走,你当然还是你自己,但是你要找到,你要明白,你还可以是一个你不认识的自己。

被丢弃的时候,才认识到自己要什么

澎湃新闻:你也有自己的舞团,也要教学生。在教别人的时候,怎么去指导他们发现自己和探索自己的身体?

谢欣:首先在教课过程中,能让别人听懂的话,一定是我自己嚼过的东西。嚼完以后,它就可以变成方方面面的形容词,让大家用他们的耳朵和眼睛同时接收信息,且那个信息并不是玄妙的,而是非常能带他们进入到想象力的空间里来的。还有就是观察,你今天面对的这些人,他们到底需要什么,你要去看到。如果只是坚持我就是我,你必须要跟上我的节奏,我今天做的这个,你只能用一种方式完成,我觉得这样子的老师可能会让学生非常紧张。但我觉得一个课堂,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和放松。我要先把这个场打开,让大家进到里面来,让所有人信任我,然后我在观察他们之后,我才能给予他这一刻真正需要的内容,接下来他就会在信任你的环境下,不断去突破自己的界限。

澎湃新闻:在你的舞蹈生涯中,每一步成长都是付出了巨大努力的,这种努力旷日持久,且一刻不能松懈。但其实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被击倒,或者主动放弃。是什么让你在特别疲惫或者怀疑的时候,能够坚持下来?

谢欣:如果你真的足够爱一件事情、一个人,我觉得那动力不在外面,在你自己的心里。而且那个动力,我算算有多少年......如果你十六年的时间都在坚持和自己的身体较量、对话,你会发现你是可以“降伏”它的。

澎湃新闻:让你发现,你必须要成为一个舞者的瞬间,是在什么时候?

谢欣:在你要失去它的时候,在你也许要面对其他的选择,也许你不能再跳舞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一件。当你离这件事情很近的时候,你是体会不到的。我觉得人好像一定要经历过这种:我有一个机会让我发现,它就在我身边,但我可能被选择、被打击、被丢弃的时候,你心里才有一股力量长出来,你认识到自己到底要什么。那个“要”不是一种欲望,而是你真的有一种想要继续往前的决心。那个东西可以日积月累,让一个看上去很远的地方,经过日复一日向前的每一天,变得很近很近。

(记者:杨偲婷)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