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吉林 资讯

田壮壮:我快70岁了,还得为电影鞠躬尽瘁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10月10日,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于山西晋中平遥古城内的平遥电影宫拉开帷幕,热爱电影的人们相聚平遥,共享光影盛宴。

10月10日,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于山西晋中平遥古城内的平遥电影宫拉开帷幕,热爱电影的人们相聚平遥,共享光影盛宴。开幕式当晚,平遥国际电影展授予中国导演田壮壮“卧虎藏龙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贾樟柯、刁亦男、张一白、程耳、万玛才旦五位当下中国电影重要的中生代导演共同为田壮壮导演颁发荣誉,全场起立鼓掌致敬。

“我觉得可能是电影让我对很多事情有了认知,然后让我知道应该在自己有生的年华里做什么。” 接过奖杯,田壮壮说。

马上就要70岁的田壮壮依然在拍摄自己感兴趣的电影,新作《鸟鸣嘤嘤》已经在后期阶段,这些年他也演电影;在《相爱相亲》《后来的我们》等影片中贡献了令人动容的表演;同时他也是当下青年电影创作幕后的重要推手,包括《过春天》《我心雀跃》等近年来在各大电影节崭露头角的青年导演作品也是由田壮壮担任监制。“我觉得这个奖给我是一个提醒,可能(我)年龄确实大了,但是还得为电影鞠躬尽瘁。”

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还举行了田壮壮大师班的课程以及《小城之春》修复版的放映。田壮壮

“小城”又逢春,田壮壮忆打破“十年沉默”

10月10日上午,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于“小城之春”厅举办田壮壮大师班——“小城又逢春”,开启了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首个电影人学术分享日。当《小城之春》遇见“小城之春”,电影、学术对话遇上电影厅,引出更多幕后故事。10月11日,田壮壮导演的《小城之春》修复版在平遥电影宫的“小城之春”剧院放映,平遥影展的创始人贾樟柯称其为一个“两代中国电影大师的对话”、“梦寐以求的圆梦时刻”。

“这个剧场就是以费穆导演的名作,1948年的《小城之春》命名的,它是中国电影美学史上的一个高峰。经过多少年之后,田壮壮导演又重新翻拍了《小城之春》,也获得了那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大奖,可以说在中国电影史上有两次《小城之春》的美学高峰。”贾樟柯谈到,“确实经过七八个月的疫情,我们需要彼此这样的一个关照,需要我们从前辈导演身上获得一种电影的力量,田导演从业以来给中国电影注入的创造力,给世界电影注入的新鲜的视角,对电影事业全方位的推动,我觉得他是最适合的人选,为我们年轻人鼓励打气,为中国电影、世界电影复苏推波助澜。”

《小城之春》是田壮壮“沉寂“十年之后的打破沉默之作,导演也借由此次放映重新回顾了当年“描红”费穆导演经典名作的心路历程。“当时不太想拍电影了,就觉得好像我有一点跟大的电影世界格格不入似的。”十年间虽然已经起心动念要拍《吴清源》,但因为从日本搜集资料,翻译筹备又等待多年,“闲着没事干,就突发奇想,把所有老的中国的三十年代的片子全给找出来,没事就看。”看到第三遍《小城之春》的时候,田壮壮突然觉得“特别心酸,可能是千禧年给我的影响。人和人之间在越现代越发展的情况下,疏远感越来越重、越来越强。可能是这个原因,我看完了像《小城之春》这种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那种东西,两个男性之间的情感突然间确实打动我了。”

田壮壮对于前人大师的作品充满 敬畏,“这个电影太好看了,我确确实实想再描一次红模子,我有十年没拍电影了,特别想去拍一个特别平静而内心又特别大涌动的电影,控制的平稳是挺难的事。能安安静静地拍一次电影对我来讲挺重要的,它让我确认我可能还能再回过来拍电影。”

现在的青年导演有一些“尴尬”,希望有一条相对自由、学术的院线

影展首日的大师班上,导演田壮壮与导演贾樟柯进行对谈,他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从影经历,从《猎场札撒》《盗马贼》到《吴清源》《狼灾记》,详细揭秘了等多部电影制作的幕后故事,并分享了新作《鸟鸣嘤嘤》的制作进度,谦逊真诚的态度引发现场阵阵掌声。

第一次来到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田壮壮感受到的是年轻与生命力,“这是我第一次来平遥国际电影展,它是在原柴油机厂房的基础上新建的,一个特别有生命力、年轻人渴望创作、渴望新的精神追求的地方,非常新锐。我马上70岁了,离电影已经越来越远了,希望贾导一直坚持下去,也希望每年都有机会过来。”

回顾自己从影以来一路的拍摄历程,每次创作的契机和方式不同,但对于电影美学有一贯的认知和践行。“我觉得拍电影对我来讲就是用你想表达的电影语言、电影方法去呈现。然后你要挑战自己,我希望自己的每部电影都不一样,都有它自己特别的质感、气质在里面。”但这种挑战有时候对导演来说也很“奢侈”,田壮壮对贾樟柯调侃道,“老贾你是职业导演,我是业余导演,要靠工资活着。所以我现在就不敢拍电影了,因为现在电影太贵了,要想去拍自己特别想拍的电影,其实还是得要顾到观众、市场,就会觉得有点犹豫,会有一点不知所措。”

田壮壮多年以来有另一个身份,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教授。也是因为这个身份,他始终与青年电影人的培养和扶持关系密切。当被问到对当下青年导演作品的看法时,田壮壮坦诚称今天的年轻人和他曾经帮助的贾樟柯、王小帅等第六代导演已经有所不同,“你们这一代人我现在能清楚地感觉到,你们的美学和电影制作的整体历程是特别清楚的。现在的青年导演我觉得有时候会让我有一点点犹豫,可能是因为这几年电影市场的需求量太大,而电影市场对电影本身的态度就渗透到电影里边来了,所以很多青年导演会有一些尴尬,有一些犹豫。”

对于年轻导演的评判标准,田壮壮认为,“一个好的电影问题不是主要的,你最有力量那部分是好的就行了。”田壮壮谈道,年轻人拍的一些电影,“可能很粗糙,有很多毛刺和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他的那个气势、那种闯劲和造力是特别难得的。”

“我今后的所有的时间可能都是在帮助年轻导演做监制,或者做策划,我觉得做什么都不重要,这个电影能拍出来,能完成,能够有很多人喜欢,甚至能够走到世界上去,我觉得这是对中国今天的文化、今天的人的状态的一种最好的传播。”田壮壮说。

而作为本次平遥国际电影展学术活动的开启者,田壮壮也谈到自己对于“学术院线”的期许和展望。“我一直希望能够有另外的一条院线,这条院线是相对自由、学术性、小众的,可能在每一个省会城市或者经济发展好的城市里有这么一家,常年放些不是娱乐性电影的东西。其实电影应该就是丰富的,应该是让电影能够到我们生活里来,现在是我们到电影生活里去,就是我老说现在好多人不是认识电影,是认识电影院。”

(记者:陈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